首页 > 17问问 > 游戏 > 正文

如何认识我国周边环境及我国周边外交的基本方针

如何认识我国周边环境及我国周边外交的基本方针

  习大大在不久前召开的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上指出,中国周边外交的基本方针,就是坚持与邻为善、以邻为伴,坚持睦邻、安邻、富邻,突出亲、诚、惠、容的理念。亲、诚、惠、容四字理念一经提出,就成为新形势下中国周边外交的标志性方针政策,在国内外产生广泛而积极的反响。
  新中国成立60多年来,坚定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,坚持推进周边睦邻友好,同周边国家政治互信不断加强,经济合作日益深入,人文交流更加密切。亲、诚、惠、容四字箴言,是以习大大为总·书·记的党中央着眼中国同周边国家关系新发展提出的重要理念,既是新中国60年睦邻友好政策的总结,也闪烁着中国传统文化的智慧光芒。
  中华民族是重感情的民族。我们同周边国家山水相连、血脉相通、人文相亲,有着天然的亲近感,友好情谊千百年来连绵不绝。我们讲“亲”,就是要坚持睦邻友好,守望相助;讲平等、重感情;常见面,多走动;多做得人心、暖人心的事,使周边国家对我们更友善、更亲近、更认同、更支持,增强亲和力、感召力、影响力。
  中华民族是讲诚信的民族。国之交如同人之交,要将心比心,以诚相待。俗话说,人敬我一尺,我敬人一丈。我们讲“诚”,就是要诚心诚意对待周边国家,争取更多朋友和伙伴。就是要坚持国家不分大小、强弱、贫富一律平等,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全面发展同周边国家关系,继续用自己的真诚付出,赢得周边国家的尊重、信任和支持。
  中华民族是尚道义的民族。讲情重义、先义后利,是中国人数千年来一以贯之的道德准则和行为规范。我们讲“惠”,就是要本着互惠互利的原则同周边国家开展合作,编织更加紧密的共同利益网络,把双方利益融合提升到更高水平,让我国发展更好地惠及周边,同时也使我国从周边国家共同发展中获得裨益和助力。
  中华民族是有胸怀的民族。“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”,历来主张和而不同、兼容并蓄。我们讲“容”,就是要倡导包容的思想,亚太之大容得下大家共同发展,要以更加开放的胸襟和更加积极的态度促进地区合作,更加主动、更加积极地回应周边国家期待,共享机遇,共迎挑战,共创繁荣。
  共同的过去、现在与未来,将中国与周边国家连成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。亲、诚、惠、容四字箴言是引领命运共同体稳步前行的指针,不仅中国要身体力行,也应当成为地区国家遵循和秉持的共同理念和行为准则。
  近年来,关于中国国际环境以及外交战略和政策再度发生又一场激烈争论。此前曾经发生过的三次争论,引发的原因和争论的主要内容,都是全球性的。这一次争论却很不相同,引发这一次争论的原因和争论的主要内容,集中于中国的周边环境和周边外交政策。2013年10月下旬,中共中央召开了“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”。虽然中国一贯高度重视周边外交工作,将之视为我国外交的“首要”任务,但召开这样的座谈会还是第一次。这表明在中国改革全面深化、进入发展新阶段的同时,对于周边环境和周边外交的高度重视。
  在“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”上,习大大对于当前和未来时期中国周边环境的总态势做出了明确判断;对于当前和未来时期中国的周边外交政策,进行了全面、系统的论述。由此可以认为,当前和未来时期我国周边外交的大政方针已经确定。但是,有效贯彻执行大政方针,须妥为处理一些重要问题,为此应作出正确判断,深入探讨。
  准确判断周边环境总态势
  近几年来,出现了对于中国周边环境总态势明显不同的判断。这些不同判断既是近几年所出现的争论的主要内容之一,又是争论中关于中国周边外交政策争论的基础。实际上,在这次争论之前出现的三次争论中,关于当时国际环境总态势的不同判断,就既是争论的主要内容之一,又是争论中其他争论内容的基础,显示了准确判断中国周边环境总态势的重要性。
  如同前三次争论一样,这一次争论中对于争论的具体问题,有着很多样的具体不同看法,但对于中国周边环境的总态势,却有截然不同,而且针锋相对的两种不同判断,即我周边环境十分严峻,甚至有人在网上喊出“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”;以及我周边环境继续保持稳中向好的基本趋势,呈现总体和平、稳定、繁荣态势。稍微深入分析就可以发现,截然不同、针锋相对的这两种关于中国周边环境总态势的判断,实际上都是以相同的事实为出发点,主要是:中日钓鱼岛主权归属争端激化、中菲黄岩岛和仁爱礁等岛礁主权归属争端加剧,以及美国亚太战略调整等等。这些事实是客观存在的,但对于这些事实对中国影响的性质和严重程度,以及我国应采取的对策的判断却大不相同。
  不考虑利用网路哗众取宠者的言论,可以把认为中国周边环境总态势十分严峻的人士的基本观点归纳为:日本非法占据钓鱼岛,以及菲律宾企图占据黄岩岛、仁爱礁等,不仅直接严重损害我国领土主权完整,而且对我国安全形成严重威胁;美国调整亚太战略,企图对中国进行围堵、遏制,导致在我周边形成战略包围态势;对于中国面临的,来自各方面的严重威胁,我们必须以强硬方式予以回应。他们的这些观点,明显是对中国周边环境简单化、片面化的判断,同时,也是对于我综合国力、国际地位和影响的明显低估。中日、中菲的领土归属争端直接导致了中日、中菲关系的严重下滑,但没有,也不可能形成对中国安全的全面严重威胁;美国的亚太战略调整有针对中国的部分,但这只是中美关系的局部,没有,也不可能改变中美发展新型大国关系的大趋势;中国综合国力持续增强、国际地位和影响不断强化,已经并将继续给我国处理周边国际事务,提供广阔的国际空间和明显的主动权,中国完全没有,也不可能陷于“必有一战”、“只能一战”的困境。所以关于中国周边环境总态势十分严峻的判断,是不成立的。
  关于中国周边环境继续保持稳中向好基本趋势,呈现总体和平、稳定、繁荣总体态势的基本判断,符合近几年我国周边环境的实际情况,是正确的。但是,根据近几年我国周边环境发生的新变化,应该,也可以与时俱进地进一步做出更精确的判断,即我周边环境,在持续稳中向好的同时,出现了复杂化的动向:所谓复杂化是指,在多个层次上和多个方面都出现了,和平、稳定、繁荣总态势
  与一些新挑战、新问题并存的局面。主要有:和平、发展、合作继续是我周边国际关系主流的同时,安全问题的重要性有所上升,包括领土和领海争议、扩充军备等;在绝大多数邻国巩固、发展与中国的友好合作的同时,中日、中菲关系严重下滑;在周边国家更加重视我国国际地位和影响的同时,一些国家对中国的疑惧、防范有所增强,等等。中国周边国际环境的复杂化,是在世界格局多极化,经济全球化持续发展大背景上,各国,包括中国周边国家利益多元化的必然结果。同时,2010年以来中国已巩固地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重大变化,对周边国家的冲击,也有不可低估的影响。事实表明,出现的新问题、新挑战,并没有改变中国周边环境持续稳中向好的基本趋势,以及总体和平、稳定、繁荣的态势。但不应、不能忽视这些新问题、新挑战对我国周边环境可能产生的不利影响。特别是,如果中国的周边外交政策出现重大失误,这些新问题、新挑战将可能给我国带来全面性的严重不利影响,这是必须予以高度重视的。
  习大大在“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”上强调,“我国周边充满活力,有明显发展优势和潜力,我国周边环境总体上是稳定的,睦邻友好、互利合作是周边国家对华关系的主流”。这为近几年的争论做出了明确结论。近几年的事实,特别是2013年的事实,包括:中俄、中国与中亚各国、中韩、中印(尼)、中泰、中缅等战略伙伴关系的进一步巩固、深化;中印、中越关系的明显改善、发展,都有力地支撑了这一结论,同时也清楚预示了未来时期中国周边环境将持续向好的前景。这是我周边环境发展变化大趋势的必然前景,更是中国周边外交政策正确、成熟的必然结果。
  把握周边环境变化中美国因素的影响
  美国不是中国的周边国家,但二战结束以来美国坚持深度介入亚太地区事务,早已由我周边地区的“外在因素”,成为了“内生因素”,从而对中国周边环境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。尽管冷战结束前后,美国对我国周边环境影响的性质和强度很不相同,但美国的亚太战略和对华政策,以及它们的相互联系,一直是决定美国因素影响性质和强度的关键。在2010年以来的美国亚太战略调整,及其对中国周边环境的影响中,这一点有很清晰的表现。
  2010年以来,奥巴马政府高调推进亚太战略调整,对我国的周边环境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,成为引发我国关于周边环境和周边外交政策争论的一个主要原因。与此同时,美国的对华政策也在进行重要调整,借重加牵制的对华政策逐渐成型。奥巴马政府的亚太战略和对华政策,在根本上是一致的,对华政策是其亚太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为其服务。但在实际执行的层次上,却出现了二者相互制约的局面。几年来的奥巴马的亚太战路调整有明显针对中国的表现,包括强化与日本的军事同盟、在与中国的岛礁主权归属争端中偏袒日本和菲律宾;与印度及越南等东南亚国家建立伙伴关系等。美国亚太战略调整的这些动作,不仅直接加剧了日、菲于中国关于岛礁主权归属的争端,而且在我周边地区制造了针对我国的紧张气氛,从而成为近几年中国周边环境复杂化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  但另一方面,中美对于发展新型大国关系取得基本共识、中美合作更广泛地推进等,不仅显示了中美双边关系的发展,而且对于美国亚太战略调整中直接针对我国的部分有所制约,例如对日本领导人相关言行的制约等。美国亚太战略调整与其对华政策,在执行层次上的相互制约,是美国实力下降,必然进行全面收缩,但又力图保持美国在亚太地区,主要是中国周边地区领导地位这一矛盾的重要表现。把握这一矛盾,将是处理中国周边环境及其变化中,美国因素影响的基础。
  须清醒认识到,上述矛盾将长期存在,但矛盾两个侧面的影响,是不断变化、调整的,从而将导致对中国周边环境的不同影响。显然,如果美国亚太战略调整中,针对中国的部分强化,将对我周边环境产生不利影响;如果中美双边关系稳定发展,则将对我周边环境产生有利影响。所以,须在弱化美国亚太战略调整中针对我国部分的同时,着重强化中美双边合作。这将保证处理中国周边环境及其变化中美国因素影响时,中国的主动、有利地位。
  维护领土、领海主权完整,与保持和平稳定的周边环境的关系
  维护中国领土、领海主权完整,就是维护我国核心利益。1949年以来,坚决、有效地维护中国领土、领海主权完整,一贯是我国坚定不移的立场和政策。但是,近几年来,我国与周边一些国家的领土、领海主权归属争端增多、加剧,有的还达到十分严重的程度,例如中日钓鱼岛主权归属争端。这在对中国领土、领海主权完整形成威胁的同时,对我国周边环境的和平稳定形成了明显不利影响,也成为人们对中国安全感到担忧的主要原因之一。显然正确处理维护我国领土、领海主权完整,与保持和平稳定的周边环境的关系,对于保持和平稳定的周边环境,有直接的关键性意义。
  中国与周边一些国家的领土、领海主权归属争议,是历史形成的。长时期以来,中国一贯坚持以维护周边环境和平稳定的大局为重,稳妥、积极地处理、解决与相关国家的领土、领海主权争端。到目前止,中国已经解决了除中印边界外,全部陆上领土争端问题,为维护我国周边环境的和平稳定,奠定了良好的基础。同时,中国也一直积极努力,争取稳妥、有效地处理、解决与相关国家关于领海和有关岛礁主权归属争议,并且有较好效果,在较长时期内,基本保持了中国周边环境的相对和平稳定。
  近几年来,中国与一些国家相关争议的增多、激化,各有不同具体原因:中日钓鱼岛主权归属争端严重激化,是日本推进大国战略、视中国为主要竞争对手,以及日本严重右·倾化的直接结果;中菲、中越南海领海主权和岛礁主权归属争议加剧,主要与对于相关海域资源,首先是油气资源的争夺相关;中印陆地边界摩擦增多,与印度对中国更加强大的疑虑直接相关。虽然引发的具体原因各不相同,但这些事件都对中国周边环境的和平稳定,形成了不利影响,是近年来我国周边环境复杂化主要的直接表现。所以,中国不仅需要针对不同事件,有不同的具体处理方式,更须针对这些事件对我周边环境和平稳定的不利影响,有总体性、战略性的处理方针。从维护我国周边环境和平稳定,以及维护我国领土、领海主权完整的大局出发,考虑到相关领土、领海主权归属争端难以在较短时期完全解决的现实,应明确以在保持争端区域现状的基础上,搁置争议,管控冲突,争取争端不继续升温,并进一步降温的处理方针。贯彻执行这一方针是必要的,也是可行的。当然,针对不同事件和不同的当事国,贯彻执行上述方针的具体方式各不相同。
  维护中国领土、领海主权完整,与保持中国周边环境的和平稳定,都是我国的核心利益。在根本上,这两方面是完全一致的,但在当前我周边环境的现实中,却出现了这两方面互相制约的局面,这实际上是我国周边环境复杂化的深层次表现。破解这一局面,对于维护我国领土、领海主权完整和保持我国周边环境和平稳定,都是非常必要的,也是非常紧迫的。前述争取已经发生的领土、领海主权归属争端不再继续激化,并且能有所降温,将是破解这一局面可行、有效的思路和方式。应对之积极探索、实行。
  积极促进命运共同体意识在周边国家落地生根
  1949年以来,中国的周边外交政策就是连续的、稳定的,但同时又是与时俱进,不断有所发展、有所创新的。1949年至今,保持中国周边环境的和平稳定,一直是我周边外交政策从未改变的目标,六十多年来一直坚持,这是争取实现中国繁荣、富强的国家战略目标决定的,也是毛·泽·东、周·恩·来、邓·小·平等老一辈领导人高度政治智慧决定的。但在不同历史时期,随中国国力不断增强、周边国家与我国关系的变化,以及我国周边环境的变化,实现中国周边外交政策目标的具体途径和方式,在不同历史时期则不断有所发展、有所创新,这是我国周边外交政策发展、创新的主体。
  2010年以来,在中国巩固地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同时,中国的周边环境出现了复杂化动向。这推动我国的周边外交政策必然需要有所发展、有所创新。在“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”上,习大大对于中国周边环境做出了,“总体上是稳定的,睦邻友好、互利合作是周边国家对华关系的主流”的判断;明确确定了,“服从和服务于实现‘两个一百年’奋斗目标”的周边外交的战略目标,从而确定了新形势下中国周边外交政策的大框架,充分表现了我国周边外交政策的延续性、稳定性。习大大还在“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”上,强调在“坚持与邻为善、以邻为伴,坚持睦邻、安邻、富邻,突出体现亲、诚、惠、容的理念”的基础上,“让命运共同体意识在周边国家落地生根”,这规定了中国周边外交的基本方针和政策思路,是在周边外交政策延续性、稳定性基础上的重要发展、重要创新。
  导致中国周边环境复杂化的各个原因中,中国的强大,特别是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是最重要的,其他各个原因都受其深刻影响,因其而强化。虽然,作为大国,如何处理与周边国家关系,主要是如何消除周边国家对中国的疑虑、畏惧,一直是我国周边外交的重点和难点。但在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以后,真正开始大而且强以来,这一问题更为突出,甚至在深层次上,已成为牵动我国周边外交全域的关键。实际上,1949年以来,中国一贯重视妥善处理我国作为大国,与周边国家关系的特殊性。上世纪50年代,中国与周边国家共同宣导和平共处五项原则;进入21世纪后,中国提出“与邻为善、以邻为伴”,以及“睦邻、安邻、富邻”的方针等,都有较好成效。现在,习大大提出周边外交中坚持“亲、诚、惠、容”的理念,并且强调“让命运共同体意识在周边国家落地生根”,这是妥善处理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后,我国与周边国家关系的重大新举措。这一举措重要的新意在于,通过对于共同命运的确认,通过共同努力奋斗,实现共同的梦想,从而在命运共同体中实现,中国与周边国家真正意义的平等合作。这一重要新意的落实,将是促进中国与周边国家的根本性变化,将最有效地化解周边国家对我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疑虑、畏惧。
  实际上,在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后,如何与其他国家相处,已不仅是我国周边外交中最重大的问题,而且是牵动我国外交全域最重要的问题。所以,坚持“亲、诚、惠、容”的理念,“让命运共同体意识在周边国家落地生根”,不仅是中国周边外交的基本思路,而且是整体外交的思路。近几年来,关于中国须有“大国意识”、发挥“大国作用”的议论很多。虽然这些议论对于“大国意识”、“大国作用”等,基本没有全面、系统的论述,但从相关的议论可以清楚看出,议论者基本上是以美国及其言行,作为“大国”的范本。即认为中国强大了,就可以,也应该像美国一样追逐和运用地区的、世界的霸权。这是幼稚而又危险的认识,如果照此办理,只能对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带来灾难性的后果。中国几代领导人对此都有清醒、深刻的认识。从“永远不称霸”、“坚持和平发展道路”,再到“建设和谐世界”、“发展新型大国关系”,清楚显示了,几代领导人对于中国强大后应有的作为不断深化的认识。坚持“亲、诚、惠、容”的理念,“让命运共同体意识在周边国家落地生根”,是新形势下上述认识在中国周边外交中的体现,更是上述认识在新形势下的深化。可以预料,遵循这些认识,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中,中国必将作为新型大国屹立于世界。

手机浏览本文二维码,喜欢就用手机收藏一下吧!

手机浏览